扫一扫关注易学

香港最著名的风水大战!

分类: 易学经典   时间: 2019-03-01 14:42   阅读:


上世纪80代,香港中环拉开了一场商业风水大战的序幕!但可笑的是,设计这一座座耗资十几亿甚至几十亿建筑的风水策划师,却都是英国人。而在这场中环的风水大战中,最强搅局者却是中国银行!
       香港中环——得天独厚的超级格局
               九曲来水
        香港岛的水从珠江流下来,经过汲水门、从大口进入维多利亚港,再经观塘蓄水口,再流入鲤鱼门,最后还有个东龙洲挡住,让它不那么快流走。急水入,缓水出,水便在中间两个转弯处形成了两个“曲水聚宝盆”。风水学上称为“九曲来水”乃有情水中的至上格局。
迎送合局
        从鸟瞰图看维港的南北两岸,尖沙咀是凸出的地形,而中环则是下凹的地形!在西九龙没填海之前,这两个地形完全拼成一个完美的平面!在风水上称之为“迎送合局”,一般惯用在建筑风水上,而在地形上达到这样的吻合度,在中国发达城市中没有几处!
灵龟出海
       中环香港会展中心,和尖沙咀香港太空馆的造型,一个像一只灵龟(玄武),一个像是巨蛋。并且在地图上看,它们完全成直线隔海对望。香港政府在这两个建筑上的用意,是用了呼形喝象以“灵龟出海寻蛋”来呼喝维多利亚港的“迎送合局”

大家都知道,香港商业最旺之地是中环,除了以上的“九曲来水”和“迎送合局”之外,最关键的是尖沙咀这个由地形上形成的最强三煞位。
 
商业大厦要风生水起,必选“斗三煞”,尖沙咀带来的这股超级煞气,冲旺了整个中环,然而商业主体建筑面对这么强的煞气,该如何去跟它斗?
第一主角
香港汇丰银行登场
在整个中环,香港汇丰银行大厦,是唯一一座选择与尖沙咀“三煞位”正面交锋的商业建筑。
 
看上图,这块风水宝地,楼宇林立。可在汇丰大厦面向维多利亚港的前方,却没有一栋高层建筑。一般情况下,来自于地形的煞气,就算要与之斗法,也要避其锋芒。为何汇丰如此大胆,选择与其正面交锋!
下面我们来看,汇丰如何斗赢这个最强“三煞位”!
首先我们看看汇丰如何缓冲煞气!当年汇丰选择这个尖沙咀直射的位置后,其建筑面积的需求是2万多平方米(17亩),但汇丰却买下将近5万平米的地皮。
多出的地皮它用来干嘛呢?
汇丰银行将大厦前方的地皮建成公园,种植了茂盛的树木,并将其送由政府管理!这个公园便是今天香港著名的皇后像广场!
 
其目的是利用了公园茂密的树木,来缓冲尖沙咀的三煞,煞气在经过公园的缓冲区后才来到银行门前。
下面出场的便是香港闻名的两只雄狮 --- “史提芬” 和“施迪”。
 
这两只豪迈的雄狮镇守汇丰已将近一个世纪,其作用就不需要我多解释了,中国内陆的银行门口屡见不鲜,但搞笑的是,很多银行门口并没有什么煞气,它们也摆来装饰。
汇丰还将其萌宠印上钞票,难怪在香港人气爆棚,人见人爱。
 
通过公园和雄狮两层阻挡缓冲的煞气,汇丰就能吸纳了?还不行,这股煞气可是强大到可以催旺整个中环商圈的,哪有那么容易挡得住!
中穿避煞
汇丰银行将数千平方米的一楼,完全放空,关键是,特么连门都不做。
 
由上图可见,汇丰银行的一楼大堂,除了两个手扶梯,其他什么都没有。并且前后两个入口,连大门都没做。这个在商业大厦中,乃至全世界都及其罕见的设计。
因为尖沙咀形成的直冲煞气,是来自地形的三角形成的!所以煞气是附着于地平面直冲的!那么汇丰先用公园和雄狮阻挡和减弱煞气,大厦一楼前后门完全展开,并且一楼完全放空,让煞气直冲而过,完全避开了这道煞气。
那么避开之后,就是要考虑如何吸纳煞气带来的“财”了。
吸纳煞气(财)
首先这里要普及一个风水观点,煞气所带来的“旺”与 “衰”,也就是“财”与“败”是成正比的,为何叫“斗三煞”?关键在于,避开它所带来的“衰败”之后,要用“四两拨千斤”的原理去权衡吸收的“量”!这才是最考验风水设计师的关键!
尖沙咀这股由地形引起的煞气,相比一栋商业大厦,那简直就是万钧之力!所以,汇丰避开煞气之后,吸纳的煞气能不能多?绝对不能!
 
汇丰的总风水设计师,也就在这点上体现了其对于风水实操的浑厚经验和判断能力!在“大动干戈”避开煞气之后,仅用了两条手扶梯去吸纳这“万钧之力”的一点点煞气。
同时,我们看一下这个一楼所谓的天花,其实是透明的玻璃!因为煞气要能透上去,但又不能太多,所以汇丰用了“玻璃窗”的原理让煞气缓冲到大厦之中。
 
并且汇丰大厦的一至八楼是个中空的天井,煞气进入之后,在天井中不断分散循环。这“一点点”的“煞(财)气”,足以让汇丰在整个香港金融界位于不败之地!
然而,这位总设计师最让人佩服的,都不是上述这些常规的方式,而是他的的“野心”!
骑龙格
汇丰风水局之所以是大成格局,正是因为它并非正面对着尖沙咀的三煞位!
 
汇丰大厦用来面对尖沙咀的,其实是后门。当煞气从维多利亚港直冲过来,在汇丰一楼明堂穿过,整座汇丰大厦直接骑在这条“万均之龙”的身上!在风水学上称之为“骑龙格”!
香港中国银行
中银出鞘 谁与争锋
 
1982年,据称当年港英政府故意将中环位置极小,交通较差的一块地卖给中国银行,且当时中行的建筑预算也只有1.3亿美金!但中国银行不负众望,在香港立起了当时的亚洲第一高楼,并且成为近30年来,在香港中环风水之战中的最强搅局者。
三面钢刀
 
中银大厦楼高317.4米,共70层!上图可见,中银的建筑外形,犹如一柄三棱钢刀,直冲云天。而这三个寒光四射的刀刃,一把指向汇丰银行,一把指向驻港部队(英军),一把指向港督府!
传闻中银大厦落成不久后,在任港督就因心脏病暴毙,后面的两任港督也在后来几年中大小手术不断(当然只是传闻)。直到97香港回归,特首董建华死活不肯住进礼宾府,也直接公开原因就是风水问题。
那么被另一面刀刃直指的汇丰银行,就真的不好过了。1990年中银大厦建成后不久,汇丰银行的业绩突然下滑,股价也随之大跌,远在英国的汇丰总部都受到香港股价的影响。
当然,汇丰银行也不是省油的灯。第二年,汇丰大厦的顶楼就架起了两门长达17米的大钢炮,直对中国银行。
 
从此,这个毫不避嫌直来直去的“刀炮对战”,都被香港人乃至全球华人津津乐道!另外,汇丰银行的大炮还发生过一件搞笑的事情。
 
不知道哪一年刮台风,把汇丰楼顶的大炮给吹歪了,炮口对准了渣打银行。渣打银行的高层给吓了个半死,一纸律师函发往汇丰银行,要求限期改正。
长江实业大厦
环盾自保
1994年,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,港督会见李首富。
 
港督:“米斯特.李!我听说你很想在中环搞个集团总部?"
李嘉诚:“是啊!是啊!”
港督:“这个好说!我就批一块风水宝地给你!”
李嘉诚:“真的?太感谢您了!”
港督:“就给你中国银行和汇丰银行中间那块吧!”
李首富拿中环的“风水宝地”后,一定非常纠结!一面是三棱钢刀的中银大厦,一面是大炮直对的汇丰大厦,夹在两个大厦中间岂不成了“水煮鱼”!
经过多方风水师的建议,有“设局对战”也有“保守自保”的!最后,在其御用风水师陈帅佛的建议下运用了“四面环盾”的自保方案。
 
长江实业大厦设计成四面环盾,并且外部全部用了防弹玻璃!外观密不透风如同堡垒,以四平八稳之势“抵挡”了中银的“刀砍”和汇丰的“炮轰”的外部伤害。
长江集团大厦的总高是283米,高出汇丰银行179米,同时故意比中行略低20米左右!巧妙地避开了“刀炮”相对的位置。
 
位于中间的长江集团大厦,虽然屡被批评不够美观,但胜在建成后一直安然无恙。真是外面战火纷飞,我自闲庭信步啊。
在中环这块风水宝地上,聚集了诸多世界500强企业的总部大厦。可从1990年中国银行大厦建成之后,便成为整个中环商业大厦的最强搅局者。无论任何一栋在其附近的大厦,在设计上都要煞费苦心,考虑如何不受其钢刀煞的影响!
香港花旗银行大厦
 
同样,花旗银行的地理位置,也是距离中行大厦最近之一。所以,在大厦的设计上,最头痛的也是要如何避免中银这柄钢刀带来的煞气!由上图可见,他的建筑外观看起来像一本翻开的书。其实并不是,花旗银行在建筑外观的大局设计上运用了两个风水原理。
迎送合局+呼形喝象
 
迎送合局:上面我们提到了中环和尖沙咀那是属于地形上的,而花旗与中银的则是属于建筑上的。那么再加上呼形喝象,也就是中银是一把钢刀,凸出的刀口对着花旗,而花旗则是一个下凹的刀鞘。这样一来,花旗银行巧妙的把原本锋利的钢刀煞,变成了“宝刀回鞘”的迎送合局了。
香港力宝集团大厦
 
在如何应对中银汇丰的“刀炮煞”上,香港力宝集团大厦的设计,选择将大厦设计成钢铁铜柱的外形。看这两个小钢铁侠,颇有“来吧!老子刀枪不入”的阵势!
香港远东金融中心
 
而远东金融中心,除了同样运用长江实业大厦“四面环盾”的风水原理之外,更干脆把自己做成一面大铜镜。铜镜在风水中是最常用的道具,用来反射一切煞气。颇有:“爷我一身反伤射甲,砍我?老子反死你!”
来源:神棍局 禽暴科长
港人为何那么信奉风水?
在香港人看来,风水既不是迷信,也不是科学,而是一种道地的商业文化,这种商业文化渗透进香港人的骨子里,已经成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份。不论贫富、阶层、职位,从办公场所、生活起居、室内陈设到兴办公司、开张志禧、买楼装修等,香港人都要讲究一个风水,偏爱请风水先生“睇风水”。
香港的商家均在店堂里设有财神位,张挂着“镇宅七十二灵符”。据说这是根据中国古代传统仿制的灵符,一式两款,挂着它可以避难消灾,身心安泰,生意兴旺。而临街的店铺还会在门口靠墙处摆上神龛,店主人有事无事都要出来拜一拜。香港的公司则大多挂有“通胜”挂历,老板们谈生意,大都会看日子,遇到大生意开张,更会设坛切烧猪,祈求神佛保佑。
由于风水理论深受香港人的推崇,就连在香港的外国公司难免不入乡随俗,也纷纷兴起加入了风水学说的大军。譬如香港知名的外国机构里昂证券自1990年起每年都会发布“风水指数”,于每年的年初预测一年的香港股市、楼市表现。
不仅普通小民相信风水,香港的富豪们更是津于此道,不亦乐乎。他们都配有自己的御用风水师,每月定期请风水先生上门,小到办公室的摆设、家居布置,大到经贸活动、起地盖楼,都要请出来测算,选点选向选择黄道吉日方能开工。当年人称小甜甜的亚洲女首富龚如心逝世后,第一个跳出来宣称对其遗留下来的巨额财产有继续权的,竟然是她生前的御用风水师,多少体现出了风水师的吃香。
香港政府的高官们也讲风水。譬如香港应用科技研究院就曾经暴出过风水丑闻,就是因为这所本意培养优秀科技人才的科研机构,竟然花费了几十万港元三度聘请风水师,就办事处环境及迁址事宜大看风水。除了不科学的科学院,警务处、消防处、运输署等机构也都会寻求风水师的意见,如当年九铁工程出现阻滞,就会邀请风水师从风水的角度做出合理的解释。
不过说到政府官员中最爱风水的,还要属前特首曾荫权。当年他从政务司司长官邸搬入礼宾府就职时,首要的就是花上几十万元修一座锦鲤鱼池,迁养他心爱的九尾锦鲤鱼,以挡官刹。有风水大师剖析,这几尾鲤鱼一路助曾荫权跃入龙门,功劳不小,礼宾府修鱼池既旺曾也旺港。
风水信仰为什么可以在香港长盛不衰?这与香港特殊的人文社会环境分离不开。
首先,香港的风水文化可谓是香港不同时期内地移民潮的产物。
根据史籍和族谱的记载,最早迁徙香港的汉人是南宋一名叫彭桂公的客家人。南宋初年,彭桂公携子迁居至新界粉岭定居,至今其子孙已经繁衍了25代。
元明时期,又有以邓、文、廖、侯、彭五大姓为代表的客家人迁移至新界,他们自成聚落,有土有财,具有相当的影响力。1842年香港开埠之后,越来越多的客家人来到香港发展,他们散处在港九各地,活跃在社会的各个阶层。
一般说来,中国的风水理论定型于唐宋时期,并形成了以江西风水为代表的“形法派”和以福建风水为代表的“理气派”,理气派强调以“阴阳”、“卦理”论吉凶,传播于闽、浙、粤、赣等地区。
所以,当作为风水信仰载体的赣、闵、粤客家人徙居香港,他们自然也带来了原有的风俗习惯和信仰文化,这应该说是香港风水文化盛行的基本原因。
其次,大众传媒的大肆渲染和公益机构的“风水行为”,也为香港的风水文化营造了社会氛围。
香港的一些电台、电视台经常会请一些“相学专家”谈运程、看掌相或讲星座,深受香港人的欢迎,不少报章和杂志也专门辟有“紫微斗数论命”、“神机测字”或“易经占卜”等专栏,由堪舆学家回答读者来信或以深入浅出的方式畅谈风水与命运,解答诸如“睡房布置不宜动”、“克夫克妻相”、“旺宅催财化煞”等问题,五花八门,应有尽有。
而每逢新春前,各式各样有关年势运程的书籍更是犹如雨后春笋般霸满整个报档,据估计,每年全港运程书约有50多种,年销售量达40万本,若以每本50元计算,生意额高达2,000万港元。
除香港媒体的宣扬之外,一些公共团体也会利用周末和节假日在各大公园组织算命先生、风水先生为市民免费看相算命,运演生辰八字。
再次,香港风水文化的盛行,脱离不开港英政府殖民统治时期的管治政策。
当年的港英政府在“不干预”文化政策导向下,为香港本土文化自由发酵提供了一个相对包容宽松的环境。
如此,算卜看卦、相命测字等风水习俗才有机会得以保存并壮大,乃至很多在内地已经消失的中国传统文化和信仰,也能够在香港这块弹丸之地安身立命,如包山节、天后诞等。
另一方面,港英政府奉行“经济挂帅”的经济政策,统治期间努力在社会中营造商业主义氛围,实用主义、工具理性逐渐成为人们价值尺度的标准,香港人在追求商业效益最大化的同时,也开始借助风水学说抚慰心灵。
香港人生活在一个竞争激烈的环境中,人人渴求做人上人,步入中产阶级置业安家。当富豪们长年拥有自己的御用风水师,因为相信风水而受益时,普通人士就更想借用外部力量助自己一臂之力,年年赚大钱,谋取人生的成功。而风水正是可以“夺神功,改天命”的重要元素,在香港人的日常工作生活中发挥着不容忽视的影响。